挖掘新认知新机会

2023年2月1日11:59:55 评论 304

昨晚在家看各个新媒体是如何跨年,综艺节目、知识演讲和线上促销等,电视台,B站,各自媒体平台都在进行自我观念和文化的输出。还在和朋友交流,看得到罗胖的跨年演讲已经8年了,时至今日似乎找不到以前的感觉,我是变了还是他变了,还是时代变了;朋友说我只是看过头两年,后面就没有看过了。所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的好,别人一定能感知到。

虽说没有想象的那么经典,没有过去那么有吸引力,对于费职场小白的人来说,我还是坚持看完了第八届跨年演讲;每个人都会面临高光和转型时期,这也是得到必须迈过的坎。从中找出几句话,引起了思考。听完后,得到不再高大上,传递的是接地气、有烟火气的点子和思路,讲故事不在是大行业趋势,小变量可能引起的局面;例如身边的资源、身边的人、燕雀小草、公园联动等。

内核驱动力,也就是核心竞争力或是社会适应力。罗胖弹琴的那一段,着实有意思,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弹琴,50岁左右的人开始网络学习弹钢琴,这个事情就值得玩味,你能做到吗?学习能力和迁移能力不是靠嘴,是靠结果呈现,虽然弹琴过程中出现了错音或音不准,至少他敢于或愿意展示。

今年在听得到演讲的时候还在听中国教育三十人的直播,其中李镇西老师点评一段程红兵校长的话,引起思考,他具有书生气,质朴的为教育好,为师生好,当校长是真正的给教育做贡献,不是给局长当校长,掷地有声。观看视频中还收获一句话是于漪老师说的“教师关爱学生,教师能长智慧”,一个人最适合自己的地方就是安放幸福最合适的地方。

不管你处在什么年龄阶段都应该挑战自己,挑战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对世界充满好奇;遇到暂时的失意,想到人生还有更重要很有意义的事情,那些改变不了的事情就放到一边。现在的世界,常说看人吃肉不见别人挨打,而真实的是要吃肉估计是要常挨打的逻辑。老罗的话是成名后接着挨打,并不是成名后就不用饱受酸辣,穷且益坚这是真实。

清华大学与学生建立深度关系的做法确实值得我们推崇,当班主任的老师更应从这些话语中去建构自己的师生关系,正如沈祖芸常说“教育学就是关系学”,不说亲其师信其道,也是学校建立人与人之间桥梁的重要作用。全过程深度浸润,老罗解释的这一段话解释的好,全过程,就是一个也不能少,一刻也不能停;深度,就是不能流于表面、皮毛;深度浸润,就是要用人和人之间的真实关系,多角度地润物无声、春风拂面。这也是教育者,准备好挑战自己,真正的全方位“挨打”。

正如网课不是真正的教育,教育是人与人面对面的关系和互动。春晖行动,三年了各行业都生机勃勃,卯足劲要大干一场,所有的失去都会以另外的方式换回来。金句、道理,能让人很“爽”,但是让人爽的身体不能长期负荷,会出问题;正如火锅不能天天吃,家常菜加米饭才是长久。华丽的辞藻终究抵不过朴素的语言,46岁央视主持人辞职带货,60岁俞敏洪转业直播,70岁张兰直播;逆境翻身仗。

罗胖的22个故事和每年得到的财经、教育、医学等报告,是有点意思,何帆老师30年30本书,还是真心的钦佩,这是宏远。“低成本创新”,得到的跨年演讲就是低品质创新,好像没有看到脱不花的身影,在一栋楼里面把所有的赞助商产品都摆进铺子,进行一次彻底的推销,再走回自己的主场。高创业活动这么久,这些点子很为我们开天眼,创业创新,就是低成本,整活身边的人事物,把资源运用到极致。

罗胖说,当老师自己还有差距,但是喜欢做能召集一大批优质资源老师的人,前面几年和现在的知识大咖未变,可能也是现在的吸引力下降的主要原因,扩张的太厉害的原因,商业化过度的原因。这有山,一个把商业群体打造为景点的创意,确实人脑的神奇,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都来自人脑的想象和体会,人脑才是鬼斧神工。

你要成为什么词?名次、动词、量词,不一一而论,往往轻松喊出口号,大家认同的话语,在实践中都有大坑,且提防。

我觉得先做一个量词吧,量词在说话中,显得口人心扉。虽说少喊口号,而结尾的时候曼德拉的那一句话,是所有人的共识:我没有失败过,要么成功,要么学到东西。其实我很喜欢这个版本“我从未失败 要么赢要么成长”,2023做事是必须,把身边的人事物调动起来做事,从中挖掘新认知新机会才是真本事。

水边遇见老等 生活随笔

水边遇见老等

某日,我陪老吴来钓鱼,我们停在了广利河一处水湾,老吴找了一个角落,撑起竿开始津津有味的垂钓。我一个人开着电动轮椅,边走边看,一边听着歌。 银光闪烁,粼粼的河水,轻轻荡着微波。岸边的芦苇荡跟随着阵阵微风...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生活随笔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今年是我确诊“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的第十六年。没想到这么长的一段时光,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走过。我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可以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无关风雨,怎知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 “进行性肌营养不良...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生活随笔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从天光乍破到夕阳西下,从鲜衣怒马到青丝成灰,一直都在探寻的路上。 可惜的是,因为心魔作祟,我无法出门,我不愿以残疾的身体,走在拥挤人潮中,面对世人的目光,也害怕听到...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生活随笔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一只蝉叫了一辈子都没有换过地方,一个夏天待了很久也不见离去的迹象,时间却好像再被偷走一样。三岁前的回忆已然完全想不起来,十岁那年的夏天,以为暑假刚开始、就又结束了,二十岁的大学,眼睛一睁一闭,天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