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他人人间温柔的美好

2023年1月14日21:26:26 评论 320

还是想谈谈刘学州的离去,因为他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我们曾经成长的影子——在失望与希望中、在患得与患失中仍然迷恋这个人世的美好。

​刘的离去,罪魁祸首是谁,很多人说是新京报、是那些内心阴暗、是那些期望流量关注的魔鬼,其实他是死于不负责任。不负责任的亲生父母、不负责任的媒体、不负责任的陌生人,不负责任的信口开河、不负责任的“义愤填膺”、不负责任的自诩正义的“替天行道”。

当然,也有人说,是一套房,逼死了一个鲜活的生命。刘只是想要一个家,亲生父母就认为他想要他们给他买一套房,吃了鸭蛋的网络喷子们便一致认为他罪大恶极,竟然想要一套房,这简直不可饶恕。房,一个最为简单不过的民生之物,怎么就变成了压死一个人的千斤担?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化人为鬼的潘多拉魔盒?

​魔鬼不可怕,可怕的是魔鬼披着佛的袈裟。

那些口口声声骂刘想要一套房子、扰乱亲生父母生活的喷子们,哪个不是表现的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就像那些极端的女权主义者和极端的狗权主义者?他们“义愤填膺”时的样子是真丑。但是,丑是一回事,做恶才是本质,极端的背后是不良资本在作恶。

国际上有名的极端环境保护组织、动物保护组织、人权组织、女权组织,都是不良资本在操控,可以这么说,所有的NGO组织的背后都有一双罪恶的手。他们假借“替天行道”的名义混乱他国或洗劫民生,而那些智商低下又暴躁“好义”、是非不分的低能儿们往往是他们的帮凶。

有人说,​刘是死于极端的“人道主义者”之手,那些被新京报谗言所惑,跑去刘微博、抖音辱骂,或是在各自媒体平台开专栏辱骂、或是发短信辱骂他的“道义者”们,和那些极端的狗权主义人士有什么区别?

​真正讲道理的人,大多都是好好说话的人,安静做自己的人,那些言行极端的人十之八九不是智力发育不全而是为达私欲不择手段的人。

刘终归是死了,他死与不死,其实都是网络背后黑手的一把刀,不死,他是中国人性贪婪的代表,死了,他便落实了中国人人性黑暗的佐证。针对中国人的恶意,在网络每一件的舆情事件中都表现的淋漓尽致。你认为的人性之争的背后其实都是战争:道义之战、文化之战。

所以,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要学会思辨,不能看到风就是雨。要安静的做好自己,不被外界所扰。不能因为某个中国人或是某些中国人或是你周围的发生的一件事,就认为国人都该死、人类都该死。

不能因为看到了黑暗就认为世界皆黑暗,不能因为看到部分人性的黑暗,就哀悼人世皆魔鬼。鸡汤的说,要心中有光,要心中有佛,没有光我们就是光,有一丝星火我们就要做柴,世界是什么样,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的行动,而不是要做举世皆浊唯我独清的孤芳自赏。

​黑暗,不是隐藏罪恶,黑暗给予我们最大的意义是让我们在黑暗中发现那些光,无论是星光、月光还是灯光,有光便充满希望。

​安静做自己,就着光,能给人温暖的时候便给人温暖。安静做自己,就着光,能给予他人陪伴的时候便给予陪伴。就着光,安静做自己,即便不被需要,也要温柔善待自己、善待人世,给予他人人间温柔的美好!

水边遇见老等 生活随笔

水边遇见老等

某日,我陪老吴来钓鱼,我们停在了广利河一处水湾,老吴找了一个角落,撑起竿开始津津有味的垂钓。我一个人开着电动轮椅,边走边看,一边听着歌。 银光闪烁,粼粼的河水,轻轻荡着微波。岸边的芦苇荡跟随着阵阵微风...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生活随笔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今年是我确诊“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的第十六年。没想到这么长的一段时光,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走过。我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可以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无关风雨,怎知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 “进行性肌营养不良...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生活随笔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从天光乍破到夕阳西下,从鲜衣怒马到青丝成灰,一直都在探寻的路上。 可惜的是,因为心魔作祟,我无法出门,我不愿以残疾的身体,走在拥挤人潮中,面对世人的目光,也害怕听到...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生活随笔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一只蝉叫了一辈子都没有换过地方,一个夏天待了很久也不见离去的迹象,时间却好像再被偷走一样。三岁前的回忆已然完全想不起来,十岁那年的夏天,以为暑假刚开始、就又结束了,二十岁的大学,眼睛一睁一闭,天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