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就是烟火人间

2023年1月14日21:38:08 评论 316

一座几百万、上千万人口的城市,一旦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被打乱,生产停运,粮食无法运进,只消耗不产生,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能消耗多久?城市物资贮备能满足和均匀分配吗?试想一下都不可能。

假设一下,假如爆发战争,电厂、仓库和水库被炸毁,燃气管道被破坏,城市肯定会混乱不堪,基本生存条件肯定维持不住那么多的人口,而当周边的城市发生类似事件,生存危机肯定会瞬间爆发。

科技是双刃剑,当你对它产生了依赖,习惯了它的存在,你必然无法适应它的消失。比如人们习惯了互联网、手机、电脑、汽车等工具,上馆子或者点外卖等。那么有一天这些都没有,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城市不是建的越大越好,人口也不是全部进城就好。国家治理是系统工程,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要全面配套。一个城市最恰当的人口容纳数量应该同它周边的耕地数量成正比。

阴魂不散的冠状病毒肺炎,就像诸神黄昏拉开的序幕,面对世界战争我们考虑的不应该是塔会不会爆发,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它如果爆发了怎么办?凡事做最坏打算,结果一般都不会太差。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们备战备荒为人民,大搞三线建设,把大城市的人口和工矿企业有机的疏散到西北、西南等偏远和不发达地区,既有效的提速了这些地方的现代化发展,又成功的规避了美帝和苏修对我们的战争威胁。

一花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才是春,大城市和超大城市建设,尤其是摊大饼式的超大城市建设,绝对是有意识的在制造人类生存危机。

核心城市的非核心功能有机疏散到周边的卫星城市,跳出旧城建新城,都是未来的主流城建思想,也是准确的城建思想!

国家未来的发展之路在何方?持续不断的疫情影响,是否会迫使我们对旅游等第三产业带动国家经济发展的策略会有所调整?同时,科技智能化的快速发展,单位时间内单人的生产效率越来越高,各城市工业同质化竞争越来越激烈,国家之间因为发展与生存的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未来,路在何方?如果我们是狩猎着,为了获得可供生存的食物,我们是否要比猎物更加强大?如果我们是被狩猎者,我们是否更要强大,碾压一切敢于狩猎我们的狩猎者?

战争,比拼的是有生力量,疫情的爆发、持续不断,无法被彻底消灭,这本身就存在了诸多不合理之处,试想,如果冠状肺炎同癌症、艾滋病一样无法被彻底治疗,而且更存在了高传染性和致死性,那这种病毒肯定不会来自大自然的自然生成,必然是来自实验室的基因不断重组。

对于未来,有时候充满迷茫,人与人的尔虞我诈,人与人之间的生存与斗争,在灭世一样的战争面前是那么可笑,但却是生活常态,无明的人每天都生活的很开心,或许这本就是烟火人间。

水边遇见老等 生活随笔

水边遇见老等

某日,我陪老吴来钓鱼,我们停在了广利河一处水湾,老吴找了一个角落,撑起竿开始津津有味的垂钓。我一个人开着电动轮椅,边走边看,一边听着歌。 银光闪烁,粼粼的河水,轻轻荡着微波。岸边的芦苇荡跟随着阵阵微风...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生活随笔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今年是我确诊“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的第十六年。没想到这么长的一段时光,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走过。我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可以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无关风雨,怎知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 “进行性肌营养不良...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生活随笔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从天光乍破到夕阳西下,从鲜衣怒马到青丝成灰,一直都在探寻的路上。 可惜的是,因为心魔作祟,我无法出门,我不愿以残疾的身体,走在拥挤人潮中,面对世人的目光,也害怕听到...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生活随笔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一只蝉叫了一辈子都没有换过地方,一个夏天待了很久也不见离去的迹象,时间却好像再被偷走一样。三岁前的回忆已然完全想不起来,十岁那年的夏天,以为暑假刚开始、就又结束了,二十岁的大学,眼睛一睁一闭,天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