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两本有趣的书

2023年2月6日11:57:03 评论 280

最近读了两本有趣的书,都通过日记的形式展现出了不同的东西。第一本,叫作《深夜日记》。这本书的封面就很有趣。以夜空为背景,点缀着几颗星星,呼应“深夜”的主题。右下角这只拿着笔的手,就是主人公妮莎的。另一边的手,与对面的这只逐渐靠近,终于在最后紧握。这是一本关于和平的书。

1974年8月14日、15日,印度脱离英国的统治而独立,同时也被分成了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印巴分治,主要是因为几个世纪以来,印度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很多人反对分裂,但当时执政的领导人做了这个决定。

我不清楚宗教对于一个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在一个国家成立的同时,人们又必须因为宗教而分裂——穆斯林们穿越边境,来到巴基斯坦,印度教徒则向着反方向奔向印度。这些拥有不同信仰的人们之间,爆发了血腥的打斗和屠杀。

我不清楚,他们是为了什么而互相施暴。我想妮莎也不清楚。她在与家人赶往巴基斯坦的路上遭遇诸多不幸。她在日记中写道:“所有的人都互相指责……他们都干了很糟糕的事。但我做了什么?爸爸、奶奶和阿米尔做了什么?卡兹又做了什么?而我却每天晚上被噩梦惊醒,妈妈,我该怪谁呢?”

封面的两只手,或许来自两个拥有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但他们逐渐靠近并紧握,达成和解。这是一种愿望。是妮莎的愿望,是每一个无辜的孩子的愿望,是所有那些,渴望和平的人们的愿望。

这也是一本关于亲情的书。妮莎很小就失去了母亲,而父亲的陪伴也不多。她与弟弟和家里的厨子相依,度过了快乐而孤独的童年。虽然没有对母亲的印象,但缺失的那部分母爱还是深深影响着妮莎。她总在深夜一个人记日记,告诉逝去的妈妈自己的经历。

“现在,世界显得那么小。而我的世界里甚至没有你,妈妈。”风雨飘摇中,绵绵的思念,令人动容。

或许,封面上的另一只手,是妈妈的。妮莎在困境中成长着,记录着她勇敢蜕变的故事。一个又一个深夜过去,不知不觉间,她离妈妈越来越近了。

这本书有着厚重的历史背景,但孩童的口吻又亲近生活。人们应该多从孩子们的眼中看看世界。印度的分裂是多么令人困惑和伤心,而爸爸的一句呵斥,也同样让妮莎深受伤害。从一个孩子成长和蜕变的过程中,可以窥察到世界最本真的样子。

第二本小书,叫《我心里有个小小人》。这本书主要讲述了抑郁症患者虫虫“分析自己”的过程。

大部分内容,都是这样的漫画配小诗。读来很轻松也很治愈。每一次令虫虫印象深刻的精神分析,都会被记录下来,呈现在读者面前。

这本书很有助于人们了解抑郁症。有一句描述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好像无论走到哪,都自带着一股海浪,与他人隔绝开来。因此抑郁症不是什么矫情。我从书中了解到,患者可能看起来阳光向上,与他人交流颇多,却会随时晕倒、连夜失眠等。药,可以在生理上使病情好转,但若要真正痊愈,不再战战兢兢地生活,则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接受精神分析,去洞察自己的心。

精神分析的过程是痛苦的。读完书后我才明白,它是一个直面自己,直面过去和痛苦的过程,而不只是依靠倾诉来解救自己,更不是逃避。说出去的话,就这样说出去了,但过去的事情,完全不会因为被说了出来,而随即消散。心理咨询师就像是一个听人说话的机器,对于心灵的开导,还得由自己完成。

跨过了那么多险峻的山,穿过了那么多风沙交集的大漠后,我们都应该回头看一看。那些扎根在我们心里的痛苦记忆,其实一直都在无形中给我们施加压力。既然无法根除,则应学会坦然面对。在那之后,你才会碰到世界上最好的事:“看见你自己”。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小人,看见他了吗?别让他总哭丧着脸。试图让自己咧嘴大笑的同时,也能看到他的笑脸吧。

两本日记,分别折射出他人与自我。我想,理解这个美丽而又荒唐的世界,是一件很难的事。但了解自己心里的小人,似乎也很难。在这样的时候,要往哪里走才好呢。

水边遇见老等 生活随笔

水边遇见老等

某日,我陪老吴来钓鱼,我们停在了广利河一处水湾,老吴找了一个角落,撑起竿开始津津有味的垂钓。我一个人开着电动轮椅,边走边看,一边听着歌。 银光闪烁,粼粼的河水,轻轻荡着微波。岸边的芦苇荡跟随着阵阵微风...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生活随笔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今年是我确诊“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的第十六年。没想到这么长的一段时光,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走过。我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可以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无关风雨,怎知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 “进行性肌营养不良...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生活随笔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从天光乍破到夕阳西下,从鲜衣怒马到青丝成灰,一直都在探寻的路上。 可惜的是,因为心魔作祟,我无法出门,我不愿以残疾的身体,走在拥挤人潮中,面对世人的目光,也害怕听到...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生活随笔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一只蝉叫了一辈子都没有换过地方,一个夏天待了很久也不见离去的迹象,时间却好像再被偷走一样。三岁前的回忆已然完全想不起来,十岁那年的夏天,以为暑假刚开始、就又结束了,二十岁的大学,眼睛一睁一闭,天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