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需要我们去学习

2023年2月11日16:13:52 评论 374

上周末,中心校通知我:咱们镇的“父母课堂”下周开始线上授课,具体授课时间由你来确定,要保证每个学校每个年级每个家长每周都要听一节家庭教育课。

接到通知,我第一时间给各学校领导联系,了解各学校线上授课方式,再按照各学情况分别组织上课。

一项简单工作,由于电脑操作不熟悉,来来回回联系,不停地折腾,满满一天时间才基本搞定。

接下来该准备授课内容了,这不算难,把原来的PPT调整就行,但仍需要时间。

转眼到了周一,我有点着急。无论是采用企业微信还是钉钉课堂授课,对年轻人来说轻易而举,对知天命之年的我来说都是大的挑战。

爱人非常了解我遇事熬夜的行事作风以及对电脑的掌控程度,除了自己先帮我摸索操作流程,再演示给我,帮我尽快掌握之外,还不时提醒我讲课注意事项。

一晃两天又过去了,爱人的抱怨、唠叨时时蹦到我面前:“你上个课,把我整死了!”我装做没听见,不予回应,知道他确实为我操着一份心。

“这几天来,睡都睡不好,你能不能自己操心?”我有意气他:“不能,我操心你不愿意!”

其实,自己的工作哪能不放到心上?是爱人太过关注,导致他自己产生了焦虑抱怨。

“你咋不把郑渊洁的《父与子》体现在课件里?”周三上午爱人检查了我的PPT,走到我身边问我。

我正在写讲稿,没有抬头回答:“我讲出来就行了。”

“那咋行?到时忘了呢?赶紧再做个幻灯片放上去。”他拉着脸催促我。

中午吃饭,爱人一边吃一边对我说:“给家长讲‘常学习’这一小节时,一定要讲透彻,要让家长认识到学习是教育好孩子的根本……”

我理解这份关爱,却接受不了这份唠叨,待理不理地应付着:“放心吧!我知道。”

晚饭后,我眯着眼躺在沙发上默想讲课流程,爱人再次走过来说:“我觉得接纳孩子应该讲一讲……”

这真是猴戴帽子唱戏——想起一出是一出,没个头,没个尾了。想着我再也稳不住了,怒怼他:“不就上一节课吗?要不你讲吧!你说这么多,我咋能记得住,讲得出?”

我的狂暴爱人深深不解,他皱了皱眉,眼睛里全是火,重重地说:“看你那个样子,就会耍脾气,使性子,不识好歹成这!谁还理你?”说着转身离去。

看着他愤恨的样子,想着我“不识好歹”的表现,心再也无法回到备课。耳边响起了太多父母来咨询时的倾诉声:孩子太逆反,不说他吧,读书不读书、预习不预习、作业不做作业,说他吧,他跟你反驳,学习不行,犟嘴有一套,……。

父母爱孩子,为了孩子的学习,劳神费力,真的好辛苦。一如爱人对我,为了让我上好一节网课,操透了心。

明明给予的是爱,被关爱者为什么不接受与抗拒呢?

我想到了孩子们来到我面前的辩解:不是不学习,是父母希望我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捧着书本。他们见不得我做一点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就是上个厕所他们也要叹口气,喝杯水他们也要提个醒,我不搭理他们,他们说我听不进去;我回应了,他们说我犟嘴。天天不是督促就是安排,不就是觉得我不行,不能把自己的学习搞好吗?

每一次考试,我自己紧张不说,爸妈也如临大敌,恨不得替我学习,替我备考,考试结果一旦揭晓,他们比我还关注,比我分析的还透彻,不是说我和别人差距大,就是说我退步了,总之得努力,再努力!

他们常说学习是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他们要来安排我的学习?他们说他们爱我,为什么在我想打篮球的时候非让我读书,在我想读书的时候非让我做作业,在我想出去玩耍的时候,强行让我待在家里?……他们爱我,就可以用他们的标准来要求我?

是的,孩子们说的也好有道理。如果我们赋予的爱让我们所爱的人感到是一种羁绊,如果我们赋予的爱让我们所爱的人感到是一种捆绑,那么我们是否需要想一想,爱是什么?

爱是鼓励,不是指责;是放手,不是替代;是欣赏,不是挑剔;是奉献,不是抱怨;是接纳,不是改变;是相信,不是猜疑。

我决定不再搭理爱人,他一点都不知道接纳我,相信我。

周四晚上,我讲完课,爱人一边帮我收拾,一边叹气说:“这课有段时间不讲就退步了,讲得大不如以前,更不能和人家XXX比!”他想帮我发现不足、看到差距。

“不要再打击我了!你的鼓励才能帮助我成长,知道不?像你这样的说话方式谁喜欢听?”我毫不客气地指责他。

“只见别人眼中有刺,不见自己眼中有梁木。”有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是这样的人吗?毫无疑问,我是这样的人。只是目不见睫——自己的眼睛看不到自己的睫毛罢了。不接纳、不理解对方,指责对方,试图改变对方,挑对方毛病,哪一样我没有呢?

爱,作为治愈人类心灵的良药,不止是一种情感,一种态度,更是一种能力。不仅仅是家长缺乏,爱人缺乏,我更缺乏!

“爱”,需要我们去学习!

水边遇见老等 生活随笔

水边遇见老等

某日,我陪老吴来钓鱼,我们停在了广利河一处水湾,老吴找了一个角落,撑起竿开始津津有味的垂钓。我一个人开着电动轮椅,边走边看,一边听着歌。 银光闪烁,粼粼的河水,轻轻荡着微波。岸边的芦苇荡跟随着阵阵微风...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生活随笔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今年是我确诊“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的第十六年。没想到这么长的一段时光,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走过。我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可以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无关风雨,怎知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 “进行性肌营养不良...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生活随笔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从天光乍破到夕阳西下,从鲜衣怒马到青丝成灰,一直都在探寻的路上。 可惜的是,因为心魔作祟,我无法出门,我不愿以残疾的身体,走在拥挤人潮中,面对世人的目光,也害怕听到...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生活随笔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一只蝉叫了一辈子都没有换过地方,一个夏天待了很久也不见离去的迹象,时间却好像再被偷走一样。三岁前的回忆已然完全想不起来,十岁那年的夏天,以为暑假刚开始、就又结束了,二十岁的大学,眼睛一睁一闭,天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