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树的美好

2023年1月18日21:39:55 评论 414

爱是一棵月亮树,这话不是我说的,是玛丽·格丽娜说的。她还说:爱,是一棵月亮树。一棵月亮树,亲爱的。虽然它不结果子,纵然结出的果子也是酸涩的。但我愿意,亲爱的,我愿意是遮住月亮树的一朵悲伤的云。

大概树木中真的寓居着神灵吧,比如月桂树里藏着达芙妮的惊慌和阿波罗的热烈;帕屋琦斯和匹莱梦的缠绵中藏着宙斯的审判;梧桐中藏着凤凰的灵息;橄榄树中藏着诺亚的期盼;菩提树中藏着释迦牟尼的冥思……所以,人类会自觉不自觉地向树靠近,将各种强烈的情感投射到树上,于是就有了“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我希望自己身体上长出树”、“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一个人和一棵树相遇”、“没有一棵树是我的,感觉之树因而叫唤”。

我突然想到之前看的一本小说,里面提到一个故事,说是有个孩子从小体弱多病,数次几近夭折,家人为保其平安,听了道长的话,让孩子认了门口的一株古树为干爹,不仅逢年过节要上供,还让孩子每天出门前都恭恭敬敬地跟干爹道别,而这孩子竟然真就健康起来,平安长大。

不知这故事是作者杜撰,还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而来,于我看来竟有一种莫名的令人想要相信的感觉——果然树里都住着神仙吧!

华师校园内也有很多树:梧桐、香樟、玉兰、桂树、梅树、桃树、李树、橙子树、樱花树、银杏树、棕榈、松柏、竹子——这些只是我能叫出名字的,还有很多我认不出名字的,高矮粗细不一的树木,郁郁葱葱的,给华师添了几分清凉的静美。

这静美在雨后初霁的时候最得我心:水洗过的太阳照着水洗过的树,阳光在树的间隙中穿梭,留下一道道飞着轻尘的光道。一丛丛绿得通透的叶子都反射着金色的光芒,晃得人睁不开眼,但是又舍不得闭眼或者移开目光,因为这镶着金边的绿叶中正散发着让人无法拒绝的生机。树干上的青苔仿佛是长着绿色绒毛的翡翠,明明只是薄薄一层,却在棕色裂纹的衬托下显得很厚重,好像是在树上孕育了百年,光一照,光华流转,绿得像是要滴下琥珀。耳边还有莺雀啼鸣,叽叽喳喳的声音在潮湿的空气里空飘来飘去,一刻也不得安静,不知那些小鸟在讨论些什么趣事。这美得让人恍惚的景象我真是看不够,真想把余生用来放松眼睛的时间全用在此处。

不过,说起华师里有关树的风景,最出名的应当是桂中路。桂中路宽阔平坦(这在华师可是稀缺资源),路两边种着溜儿齐的梧桐树,高大挺拔,像是两列纪律严明的胡桃夹子士兵。春天梧桐发新叶,每有风过,嫩绿而稀疏的叶子和黄色的梧桐果球就在树上来回荡,果球一炸开,暗黄色的絮絮就满天飞,地上也逐渐铺起了一块块黄毛地毯,很有复古的意味。如果说春天的梧桐给人一种七八岁“豆芽菜”小朋友的感觉,那等到七八月份,桂中路的梧桐就好像是一下子发育成熟了,变成了一个十八九岁的阳光少年。

巴掌大的阔叶茂盛地生在树枝上,风起叶摇,哗哗作响,光是听着声音就让人产生清爽的感觉。等到夏天用尽最后一丝热力将梧桐叶烤黄,秋天也就到了。遍地扫不尽的金黄,踩上去咔嚓作响。此时再抬头看,便只能看见光秃秃的树枝朝天伸着,好像是向天空祈祷的手。若是这手上落了雪,那就更显得肃穆庄重了——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桂中路确实很值得人喜爱。但我独爱桂花长廊。

我说桂花长廊,你们大概不知道是哪里,毕竟我在写本文之前,也不知道那条路叫什么,问了一圈同学,同学们也都用“那条小路”、“去学院那条路”、“无名小路”来代指它。相比于桂中路,桂花长廊实在低调太多。

桂花长廊就是从喷泉广场到露天电影场梯道上方的那条路,左右两侧各有近四十株的桂花树,树冠茂盛,临冠相错,对冠相接而拱合,给这条近五米宽的路做了一个天然的廊顶,白天遮阳,晚上遮灯,风来挡风,雨来挡雨,仿佛一个世外桃源般的结界。

一百四十米长的桂花长廊笔直又平坦,没有什么坡度,一眼就能望到路的尽头,但它总是给人一种曲径通幽之感,我想是因为这些桂树惯会遮光的缘故。每次九点下了晚课,从长廊走回寝室,路灯的光艰难地逃过树冠的拦截,将光点一个个映在我们身上,好像星星落下来,而我们就像走在银河里,沉静又梦幻,让人不由自主地就将心情放松下来,连走在身边的面目可憎的室友都在一时间显出几分娇憨与可爱来。灯下美人月下花,古人诚不欺我。

等到金秋十月,桂树飘香的时节,桂花长廊就更令人心动了。正如我所说,这些桂树惯会遮光,所以桂花长廊向来都是闻得花香而见不得花,所谓暗香浮动,岂不妙哉?穿着裙子从长廊中翩跹而过,出来后便从发丝到裙角都是香气,真想一直在里面晃荡,直到这花香沁入心肺……奈何有我室友那种煞风景的夯货:快走!快走!太香了,受不了,我都想把鼻子割了!

我:……行吧。

只是梧桐、桂树这样平常的树就能创造如此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我真好奇月亮树如果真的存在,那该是怎样的神奇景色。《宝莲灯》里说,广寒宫的玉树是盘古的睫毛所化,月亮树又是由何化作呢?会和玉树一样晶莹剔透吗?还是像月亮那样,半明半暗中带着致命的神秘与优雅?再或者,如果爱是一棵月亮树,那是不是我的爱是什么形状,月亮树就是什么形状?

我真是好奇极了,但愿今夜梦中有月亮树。

水边遇见老等 生活随笔

水边遇见老等

某日,我陪老吴来钓鱼,我们停在了广利河一处水湾,老吴找了一个角落,撑起竿开始津津有味的垂钓。我一个人开着电动轮椅,边走边看,一边听着歌。 银光闪烁,粼粼的河水,轻轻荡着微波。岸边的芦苇荡跟随着阵阵微风...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生活随笔

人生不需要长远规划

今年是我确诊“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的第十六年。没想到这么长的一段时光,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走过。我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可以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无关风雨,怎知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 “进行性肌营养不良...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生活随笔

出门的日子里学会勇敢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从天光乍破到夕阳西下,从鲜衣怒马到青丝成灰,一直都在探寻的路上。 可惜的是,因为心魔作祟,我无法出门,我不愿以残疾的身体,走在拥挤人潮中,面对世人的目光,也害怕听到...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生活随笔

那是青涩年少还有遥遥远方

一只蝉叫了一辈子都没有换过地方,一个夏天待了很久也不见离去的迹象,时间却好像再被偷走一样。三岁前的回忆已然完全想不起来,十岁那年的夏天,以为暑假刚开始、就又结束了,二十岁的大学,眼睛一睁一闭,天就黑了...